健命剛健勝六愛
團內主食愛官配
隨寫隨畫塗塗鴉
精分怪又愛日更
評論點讚很感謝

所有圖文禁轉載

不期不待沒傷害
不管你愛與不愛
都是個人的自由

這裡是松瀨家的少爺,我叫小光。

隔壁的三色貓是我男朋友-11-

今天健讓剛舔了一下午,但因為明天要回坂本家的緣故,井之原決定還是幫健洗個澡。


井之原覺得最近自家的貓很反常,就拿洗澡這件事來說吧。

不像一聽到洗澡就開開心心地自己跑到浴室門口等的健,剛討厭洗澡。

經常只要被剛發現井之原拿出洗貓用的毛巾,剛就會一溜煙地消失無蹤。然後井之原又必須費上半天找貓,找到剛後還得用計誘拐他現身。

而且,就算抓到了剛也完全無法鬆懈。得確保剛的指甲不會長到抓疼人,將剛拎進浴室時千萬要記得鎖門。否則,一旦讓渾身泡沫的剛找到機會逃脫,井之原得疲累的追貓不說,事後還要面對活像是犯水災後溼答答的地板跟房間。


因此,幫剛洗澡著實是一件令井之原頭痛的事。


不過,這回剛卻反常地待在浴室門邊,犀利眼神還直往門縫裡瞧。

雖然不曉得剛是哪根筋不對突然愛上浴室,但省去往例的追趕跑跳,井之原倒也樂得輕鬆。


「小健,屁屁也要洗乾淨哦。」

「咪~」


『井之原這傢伙居然仗著人類的身分摸遍健全身,我可是花了快兩個月才能幫健理毛跟蹭蹭耶!』

剛趴在門上瞪著裡面,忌妒得牙癢癢的。

『而且,井之原整個人把視線給擋住了,健入浴的養眼鏡頭半個都看不見啊!』


「剛,今天這麼想洗香香啊~真是乖孩子。」幫健擦乾身體抱出浴室後,井之原朝躲在門邊的虎斑貓走去。

欸?

這才意識到即將發生什麼事的剛此時想跑也來不及了,井之原大手一撈就把轉身想溜的虎斑貓給抱進浴缸。

不出幾秒,浴室裡就傳出淒厲的貓叫和井之原氣急敗壞的聲音。


「嗄喵!」

「喂!剛你別抓、笨蛋別爬我頭上...!啊啊沐浴露跑進眼睛—...」


健蹲坐在門外舔自己的手掌,聽著浴室裡乒乓作響的喧鬧,竊竊地笑出聲來。



「好、好啦...」

好不容易洗好貓,被折騰得虛脫無力的井之原才將門開了條縫,剛就一溜煙地衝出去。

「這下得換我洗澡啦...」井之原看著遠去的銀黑色背影和踩在廊上的小小水漬腳印,疲累地喘口氣。


----------------


果然,最討厭洗澡了!

貓咪啊,自己就可以把自己打理得很乾淨了,人類怎麼就是不懂呢?


剛悶悶地跑進井之原的臥室,找個角落安安靜靜地舔順身上的毛。一抹濕熱突地蹭上耳際,抬起眼就看到健正幫著自己理毛。

「一起理比較快吧?」健說,粉嫩的舌尖一下又一下努力地舔。因為舔進太多水氣而開始打嗝,小肚子一起一伏的。

健身上和自己相同的橙子沐浴露味道融合了本身的香氣,勾得剛心癢難耐,忍不住在健的髮梢悄悄地偷了香。

喵唔!

面對剛無預警的舉動而不知道怎麼應對,健慌張地摀住紅了的耳根。

牽住健另一隻手,剛滿臉擔心地問他怎麼了。

「我、我只是還不習慣...」

如此羞澀的健非常惹人疼,剛又湊前親了那張紅撲撲的臉。

「討厭嗎?」剛問。

健用力地搖搖頭。

「那是怎麼樣呢?」剛笑著又往健靠近一點,故意這樣追問。

唔...。

就算再怎麼天然健也能聽出剛在套自己話,噘起了嘴猶豫著要怎麼開口才好。


其實真的,一點都不討厭。

雖然跟剛第一次見面的時候覺得對方真是隻莫名其妙的大色貓,也對於剛擅自把自己當女孩子而感到很生氣。

但隨著這段日子相處下來,發現剛本性其實並不壞。跟剛在一起很開心也很自在,剛帶給自己的很多感受也很新鮮。

剛讓自己看見了不一樣的世界,一切都是這麼美妙。

好想跟剛一起體驗更多新的事物...

「健?」

覺得健這次的恍神有點久,剛不免有些擔心。


這一喊讓健回過神來,將視線聚焦在剛臉上之後健張開雙手上前抱住他。

「我說過...我有很多事情不懂,很多經驗都是第一次...但是,我並不討厭跟剛在一起的感覺。」

健的聲音好小好小,散發柑橘香的頭髮蹭著剛的下巴,三色尾巴柔柔地勾上黑銀條紋環繞的貓尾。

「不懂的事情我也會努力去學習、去了解的,只是...這樣麻煩又無知的我,剛也可以的話...」

「你才不麻煩,也不無知,別這麼說自己。」

掀起健蓬鬆的瀏海,剛輕輕地印下一吻。

「我也說過了吧,我們可以慢慢來。知道你不討厭待在我身邊,還肯讓我替你理毛,就足夠讓我開心了。」

抱緊健軟綿綿的身體,剛深深吸了口健的香味後如釋重負地嘆氣。

「我喜歡你喔,健。」

「我,我也─......」

喜歡剛...。

熱著臉悄聲說完,彷彿是怕剛隨時都會親自己一樣,健拼命地把臉往剛的胸口埋,怎麼樣都不肯抬起來。


喵呵...。

耳裡聽見剛輕柔的笑聲,下一秒那柔軟的嘴唇就觸上耳際。

「健,太奸詐了。」

剛話中帶笑,細聲在健的耳畔說道。

「這樣子我要怎麼親你呢?」

「就、就是不想讓你親啊!」

「你都讓我蹭過了耶。」

「那是因為...你自己說要幫我度過發情期的...」

健赤著臉解釋,不停抖聳耳朵想擺脫剛雨點般的吻卻徒勞無功。

「那個跟親吻是兩回事!」

「健。」乾脆有些強勢地捧起健的臉,「讓我親。」

「嘿!剛剛是誰說要慢慢來的?」

「喂...好不容易聽到你說喜歡了卻還要我等,太殘酷了吧。」剛沒好氣地瞇起眼睛。

「才沒有這個意思...」

不知所措的慌張眼神和剛深邃的眸子對上了,健緊張得閉上雙眼。

虎斑貓彎起的嘴角漾起一絲疼惜的笑意,很快地在健的眼皮上啄一下。

哇!

健驚得彈了一下身子,這生澀的反應只讓剛覺得可愛非常,不禁開始這裡舔一口、那邊咬一下的追逐起健的嘴唇。

「不要捉弄我啦!」健難為情地用手背揩著臉,試圖抵擋剛的碎吻攻擊。

捉住健胡亂揮舞的手,剛索性一個使力將健往後壓倒在地板上。健睜著圓滾滾的大眼看著上方的虎斑貓。

「剛...」

「不要再拒絕我了。」

溫柔的笑容透著不容分說的氣勢,剛舔舔嘴角,慢慢地俯下身去─...

「剛!真受不了你耶,不是才幫你們洗好澡的嗎?」


原本瞄準健的嘴唇怎知卻撲了個空,懷裡暖烘烘的柔軟也在一瞬間消逝。剛睜大眼睛,瞪著擅自把健拎走的井之原。

「別再舔小健了,你遲早會把他舔禿的!」

井之原邊用掌心順健背脊的毛,一邊數落眼前不知節制的剛。

健滿臉通紅、難為情地任井之原搓揉自己的手掌肉球,剛則因為好事被打擾而氣得弓起背、咧嘴露出尖尖的牙齒對井之原嘶聲低吼。

『井之原你這傢伙,把健還給我!』

「小健明天就回去了啊~好捨不得你喔,今天晚上跟小井一起睡吧?」

無視炸毛且不停喵喵亂叫的虎斑貓,井之原自顧自地摸著花貓小小的頭和他說話。

『不可以!健今天要跟我睡!』

健被井之原揣進懷裡剛搆不著,只有氣得在井之原腳邊不停打轉。

「幹嘛呀?你這傢伙,從剛才就一直毛毛躁躁的。吃醋了嗎?我們三個一起睡就是了...」

以為剛是不喜歡看自己抱別的貓,井之原伸手撓剛的頭卻反被咬了一口。

「欸,很痛!」

井之原輕彈了剛的鼻子當作懲罰。

「不准咬人!」

『我要跟健獨處啦!把健還我!』

剛疼得甩甩頭後又開始嘶聲大叫。

「你最近真的很奇怪耶,思春了嗎?」井之原納悶地看著腳邊正啃咬自己拖鞋出氣的美國短毛貓。

『剛,今天就跟主人睡嘛。』

看不下去的健終於喵喵出聲安撫剛。

『井之原這個禮拜這麼照顧我呢。』

『可、可是...』

「健,乖乖在床上等我哦。」

井之原把健放到了床墊上後便進浴室刷牙。

剛連忙跳上床,健側臥在井之原的枕頭邊上甩著尾巴。

『說好這晚只有我們一起睡的...』剛垂下尾巴,一臉委屈地往健爬過去。


說真的,自己費了這麼大的勁兒才跟健進展到這一步,人類卻輕易就可以佔有健讓剛覺得很不公平。


『我們就住隔壁,以後還是有機會的,沒關係啦。』

健抬起臉蹭了蹭走近的剛,希望能多少安慰他。剛是稍微冷靜下來了,但仍因為不甘心而低聲碎念著。

意外發現剛比自己還孩子氣的一面,健喵喵地笑了,勾過剛的脖子在他臉頰上就是一吻。

『健?』是我的錯覺嗎?剛剛是健主動?

剛的耳根微微發熱,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

『真的沒關係嘛。』額頭抵上剛,健笑盈盈地說,『因為我跟剛談戀愛了啊。』


好可愛喔,這傢伙。

眼裡滿是健暖暖甜甜的笑臉,剛的心都化了,壞情緒霎時一掃而空。

想將健好好疼愛的心情滿溢而出,情不自禁地越靠越近...


「剛!不是叫你不要再舔小健了嗎!」


©光•少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