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命剛健勝六愛
團內主食愛官配
隨寫隨畫塗塗鴉
精分怪又愛日更
評論點讚很感謝

所有圖文禁轉載

不期不待沒傷害
不管你愛與不愛
都是個人的自由

這裡是松瀨家的少爺,我叫小光。

隔壁的三色貓是我男朋友-19-

※有小天使反應這個實在太痛了,所以請做好心理準備再點開※

※請愛護動物※

-----------------------------------------------

「這個...嗯...」

三色花貓開闔的唇瓣微微顫抖,一臉遲疑著該如何起頭才好。

健這樣子,讓剛對於自己是否觸碰到不該被提起的禁忌話題而感到有些抱歉。


其實若健真的很為難,剛也不會勉強他。


但對於健過去到底發生過什麼的好奇,以及健和准一之間擁有共同的秘密而自己被排除在外的忌妒,都讓剛心裡特別不好受。

但,怎麼樣都不能因為自己一時的情緒使然就逼健去掀開過去的舊傷疤啊...

「健,如果你真的不想說...」

「沒關係的!我也想讓剛知道我的事,只是...」

「健。」

准一上前輕拍健的肩膀。

「要是你不介意,可以讓我來起頭嗎?」

嗯...好吧。健抬起臉來看了他一眼,默默地應聲。

准一抓著健的肩膀,神情凝重地看向剛。剛的臉色因為准一逕自把健摟進懷而顯得非常難看,但他要自己忍耐。

「你應該知道吧,我跟健是兒時玩伴。這樣說好了,健自出生後沒多久直到讓坂本主人領養之前,都是跟我還有博一起生活的。」

剛瞇起眼,咬住下唇點點頭表示他在聽,要准一繼續說。

「但就算讓坂本帶走了,因為家住的很近的關係,健還是常常來找我玩。」

「等等,健去找你?」剛抖抖耳朵確認自己沒聽錯,「坂本讓健獨自出門?」

「是的,坂本主人過去經常到外地,所以都是放任健自己進出門的。」准一解釋,健抿著略為發白的嘴唇點點頭。

「那一天...就跟平時一樣的普通日子,健在來找我的路上,被綁架了。」

唔─...。

健突然倒抽一口氣,夾在雙腿之間的絨毛尾巴抖得更劇烈了。剛很心疼,擔心地伸手想碰他,准一卻強勢的把健的身子往自己懷裡拽。剛眼裡閃過一絲暗,但很快又在內心提醒自己現在不是計較這個的時候。

「為什麼綁架健...」

「那傢伙被逮捕後的說詞是,因為健很可愛。所以用下了麻醉藥的貓食誘惑健,然後把他強行帶走。」


所以,這就是為什麼健只肯吃坂本準備的食物的原因?剛心想。看著瑟瑟發抖的花貓,眼底滿是不捨。


「原本,我們都以為找不回健了。」

准一或輕或重地摸著健的頭安撫他,「但是坂本很快的就接到電話,說如果想要回健就準備錢去贖他。後來,有民眾在附近公園看到一個可疑男子帶著一隻很像健的貓。坂本便請警察追蹤電話,帶出警犬,全社區居民大家一起聯手去搜,三天後才在那個傢伙的住處找到健,那個時候健他...他...」

准一說到這裡突然住了口。用手摀住嘴巴,臉色倏地慘白。剛緊皺眉頭,對於即將聽到的真相既擔心又害怕。

一直保持沈默的健停止發抖,小聲地開口了。


「那個人...嗯...原本只是單純想偷貓。但在發現我是公的三色貓後,就改變心意,打電話給坂本主人勒索。」

健繼續說:「勒索主人就算了,那個傢伙為了不讓我一直叫,就把我的嘴巴用膠帶貼起來。不讓我逃走,就用橡皮筋把我...」健說到這裡戛然而止,隨手比劃了一下自己的身體。

「健,還是讓我—…」准一重振心情想接話卻讓健給搖頭制止。

「剛。」

健朝剛攤開自己的雙手,「手伸出來。」

剛雖然不明白健想做什麼,卻也照做了,乖乖將右手放在健的手中。健按了按他的手心,貓爪因為肉球被按壓而探出白色的爪尖。健說接下來這句話的時候並未帶任何情緒,但聽在剛耳裡卻宛如刀割針刺。

「剛,你知道我的前掌一共只有八隻爪子嗎?」

「欸?」


剛不敢相信自己聽到什麼,呆然地瞪視自己被健抓在手裡的手。緩緩伸出自己的爪子。一、二、三、四、五,五隻。剛看看准一,後者環住健肩膀的左手同樣也有五隻爪子。貓的前掌一共要有十隻爪子的。

健嚥下一口唾沫,做了個深呼吸。

「我那個時候因為很害怕很害怕,想反抗逃走而抓傷了對方。那個人啊,就在沒有麻醉的情況下,把我兩隻前爪的爪子給...」

「健,別說了!」

在准一發抖開口的同時剛害怕地將健的手猛地舉至眼前。之前都不覺有異,現在認真定睛一瞧,健左右手的拇指都短了一截,也都沒有指甲。

「啊......」

霎時一陣反胃感襲來,剛瞪大了貓眼。不敢相信眼前總是對自己露出陽光笑臉的健竟有這樣的過去。

「那之後主人就算去外地工作也會帶上我。我們就這樣不停搬家、換地方...啊,這也是主人現在會這麼保護我,不準我自己出門的原因囉。」

健說著伸出自己僅剩的四隻爪子,臉上帶了悲傷的苦笑。

「健,對不起,我不知道...」剛愧疚地囁嚅著。


這樣恐怖的經歷,光是聽都要聽不下去了。為什麼我會這麼粗神經,讓健說出這麼痛苦的事情呢?

剛很自責,在內心不斷譴責如此冒失愚蠢的自己。


「別道歉啊。不要緊的,剛。都已經過去了!」甩動尾巴,健對剛燦爛一笑。彷彿剛才自己只是在說今早下雨了啊真討厭那般的日常生活瑣事。這樣的健看在眼裡只是讓剛更加心痛。

「現在的我每天都過得很幸福呢!而且又能再見到准一,我真的好開心喔。」

健說,想移動卻不慎一個踉蹌倒向前,剛趕忙伸手接住他。健發了一身冷汗,身子沁著薄薄一層涼意,尾巴有氣無力地拖在地上。

「這樣說可能根本就不正常吧,但因為這樣我們才來到這裡,然後...才遇到了你。我覺得,真是太好了...」


自己因此才得以和健相遇,到底是厄運還是幸運呢?

剛無法對焦的眼神突然在地上那一攤草上定住。那是原本自己和准一要帶給健的酢漿草花束,因為先前的打鬥以及讓水這麼一澆,全部軟趴趴地陷進泥砂裡。

「不要這麼說...」把臉埋進健的頭髮,剛低聲說,「我根本沒有真正保護過你啊...」

健...要是能早點遇到你就好了。要是,當時在你身邊安慰你的貓是我就好了。想著,剛往一旁的暹羅貓看了眼。暹羅貓帶著意味深長的眼神回看他。健把臉埋在剛的胸口,沒有看見這兩隻貓的眼神交流。


主人們呼喚貓咪吃飯的聲音從屋內傳來。


「啊!太好了,我肚子快餓扁啦!」

健開心地豎起耳朵,高舉尾巴就搶先往屋內跑去,「你們不快點來,我就要把你們的午餐都吃光光囉!」

看著健輕快的背影,剛打內心對於如此堅強的健感到不捨。

「喂,瘦皮貓。」

准一突然湊近剛耳畔。

「在事件發生之後我對健發過誓,要用一輩子來保護他。所以...知道健過去的我才是最有資格待在他身邊的存在,因此我無法就這樣輕易把健交給你。」

「哼...跟健久別重逢的你,只怕當時還是把健當作了小母貓吧?」剛直視前方慢慢走,嘴裡戲謔地回應准一。

准一支吾著解釋:「這、這跟健是小公貓還是小母貓無關,我當時只是單純覺得自己沒能好好保護健這個朋友而已!再說,主人們要搬家也不是我能決定─...」

「無所謂。那些過去的事情就讓他留在過去,我不希望再看到健這麼痛苦的樣子了。」剛平下耳朵側過頭,「現在最重要的是未來。我會用盡一切來讓健幸福。所以,知道不知道、有沒有參與到健的過去,對我來說都無所謂。」

剛信誓旦旦地說,回身揪起准一的衣領。暹羅貓蹙起眉瞪視矮了自己半個頭的美國短毛貓。

「從現在開始,健的未來交給我來守護。」

准一聽了,慧黠地瞇起湖水藍的漂亮眸子。

「行啊,我先把健寄放在你這。等到長野主人來東京定居那天,我一定會把健從你身邊搶帶走的。」

「你們好慢喔!飯冷了會不好吃的!」餐廳那一頭,傳來健催促的喵聲。


來了。剛和准一同時回答他。


「辦得到就試試看吶。」

接下准一丟出的戰帖,剛啪地鬆開揪住對方領口的手,頭也不回地走進飯廳。


©光•少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