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命剛健勝六愛
團內主食愛官配
隨寫隨畫塗塗鴉
精分怪又愛日更
評論點讚很感謝

所有圖文禁轉載

不期不待沒傷害
不管你愛與不愛
都是個人的自由

這裡是松瀨家的少爺,我叫小光。

隔壁的三色貓是我男朋友-27-

「健今天真棒呢。」


謹慎小心地退出健,用自己的衣服下襬簡單幫健清理乾淨後,剛帶著笑看健眼角噙淚,嘟著嘴巴穿褲子的可愛模樣。

「怎麼啦?不開心了?」剛溫柔問道,湊過去啄健的耳朵。

「對不起啦,我不該抓你尾巴的。」

健搖搖頭。

「不是尾巴的事啦。我只是覺得好不公平喔,剛知道那麼多讓我舒服的事情...我卻什麼都不懂...」撫平自己的上衣皺褶,健不甘地噘著嘴,「我也想讓剛開心啊...」

剛抿緊嘴唇,身子一撲上前就將鬧著彆扭的可愛花貓給緊緊抱住。

「有你在我身邊,就足夠讓我開心一輩子了。」

摩娑健發熱的臉頰,剛心滿意足地說。

「我好喜歡你喔,健。」

嘿嘿。小花貓甜甜地喵了一聲,柔軟的耳朵、鬆軟的毛髮全直往剛的頸窩蹭。

「我也好喜歡—...」

「我這裡還有多的棉被,這就給你們拿過去喔。」

隨著井之原的聲音,壁櫥門給一把敞了開。一對小眼睛和四隻因突如其來的光線而瞇起的貓眼對個正著。

「哎呀!才在想你們怎麼整晚都不見蹤影,躲在這邊做什麼啊?」

嚇了一跳的井之原納悶地看著緊緊相擁在一起的貓兒們。虎斑貓朝主人瞄了眼,慵懶地在棉被上抱著花貓蜷成團毛球。井之原抓住棉被微幅抖了抖想趕貓,但看他倆沒有要離開的意思,索性將被子連同貓咪一起從壁櫥裡抱了出來。



「被子來啦!今晚乾脆來打枕頭仗吧?」

井之原走進已經鋪好地鋪的臥房時興奮地建議,像極了參加修學旅行的高中生。


根據井之原主人所言以及貓咪的嗅覺,剛知道MABO和太一主人已經回家了。臥房裡只有坂本和長野,都已換上了簡單輕便的睡衣坐在地舖上談天。准一窩在窗邊,看到井之原抱著剛和健進房時面無表情。

「哈哈哈,井之原你喝多了吧?都幾歲的人了。」坂本爽朗大笑,擺擺手表示恕不從命。

「別鬧了,明天我得早起辦事呢。」長野也笑著婉拒了。

「哎呀,真是可惜啊。本來還想讓你們見識見識人稱枕頭界鈴木一朗的我的實力呢。」

井之原的玩笑讓坂本和長野兩人又是一陣哄堂大笑,在三人喧鬧的笑聲之中,健輕巧躍下被團,往待在窗邊的准一走去。


「准一,今晚一起睡吧。」

和剛躲起來親熱的愧疚感使然讓健對於整晚都落下兒時玩伴而感到過意不去。健用小小的腦袋頂准一的腰,笑嘻嘻的向他撒嬌。

「你的男朋友,不會吃醋嗎?」暹羅貓淡淡的往不遠處虎斑貓的方向點了下尾巴。剛正讓井之原揣在懷裏,向長野展示臉上兩個黑點狀的特殊斑紋。

「不會啦,你是我的好朋友嘛。而且你下禮拜就要回大阪了,不把握剩下的時間相處怎麼行,對吧?」拉著准一的手,健把他帶到長野和坂本比鄰的地舖上。健開心躺下,順勢拍了拍身邊的位子。

「像以前那樣睡吧?」


看著健燦爛的笑臉,准一垂下眼瞼。MABO今晚和自己的談話在腦海中響起。


已經沒辦法像以前一樣了...

准一柔美的聲線輕聲飄忽而過。健還反應不及,准一已俯下身在健微張的雙唇上蜻蜓點水般地吻了下。


「准、准一?」健詫異的氣音喵叫出聲。往旁邊很快地掃了眼,主人和長野都背對著自己,很專心地在看井之原展示剛肚子上禿了一塊的毛,恰好也擋住了剛的視線。

「我知道你一直把我當朋友,我也不想為難你,但是這件事我一定要告訴你,也希望你能永遠記得。」

准一寶石般湛藍的眼底漾著一抹深情、一種真摯的決心。


「健,我喜歡你。從今以後,也仍會一直喜歡著你。」


©光•少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