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命剛健勝六愛
團內主食愛官配
隨寫隨畫塗塗鴉
精分怪又愛日更
評論點讚很感謝

所有圖文禁轉載

不期不待沒傷害
不管你愛與不愛
都是個人的自由

這裡是松瀨家的少爺,我叫小光。

攝氏千度戀愛.22

─02:56 a.m•男公關俱樂部《Hesperus》門口─

 

健忐忑不安地轉著手裡那張黑底燙金的名片,把小小紙片翻來覆去地看了兩三次。

這裡是在希臘餐廳裡和井之原未婚妻卿卿我我的那個男人工作的地方,照這情勢看來,對方正如自己猜測的,是個男公關沒有錯了。瞪著那交錯閃著粉紅與白色兩種光源的霓虹招牌,健篤定地心想。

 

對方的名字、工作的地點和上下班時間這些資訊,都是剛告訴自己的。當然,並非出自剛的本意。

 

『不要。』

沒料到平時都順著自己意、只求自己高興的剛竟然毅然決然拒絕了,讓話都沒能說完的健有些錯愕。

『憑什麼我得幫那個姓井之原的調查他未婚妻不可?』

交疊的雙手放在胸前,剛賭氣看著車窗外說。

『你該不會忘了,他可是我情敵,也是狠狠傷過你心的人啊。』

『就、就算是這樣,他還是我的學長、是我的朋友啊!』健著急解釋,『而且,井之原家在我最需要幫助的時候伸出援手,所以我沒辦法就這樣看著,什麼都不做...』

剛回頭昵了健一眼,眼神哀怨得讓健背脊發涼。

『若真查到什麼導致他們破局,你就可以順理成章地回到他身邊了,對不對?』說完後不開心地撇過頭。健看著剛的側臉,心想這八成就是剛拒絕幫忙並跟自己鬧脾氣的原因,心底萬般無奈之餘卻又有些酥軟的感覺。

『才沒有這麼想。』健說,伸出的手輕輕搭在剛的上臂。

也不能怪剛會有這種顧忌,畢竟自己向來真的什麼表示都沒有。可眼下這件事件真是十萬火急,和剛講開的事也只能再緩緩了。

『真的,我沒有這樣想。只不過,就算被拒絕了,井之原還是像我的家人一樣...他有麻煩,我沒辦法坐視不管,僅此而已。』剛沒有甩開自己讓健鼓起勇氣,晃著剛的同時也柔了嗓子。

『求求你,請幫我這一次吧。等一切結束之後,我會好好考慮你的事的,所以...』

正晃著對方手臂的手給一把抓住了。剛嘴角勾起的淡淡微笑逆著車外青白街燈,看得健連指尖都感到陣陣麻癢。

『這可是你說的。』

 

現在想起那勾魂的笑容仍讓健不禁打了個哆嗦,但也有能是帶寒意的晚風吹過的緣故。用手摀住口鼻哈氣,健因自己為了一抹笑就臉紅而感到有些難為情。

『我可以請坂本調查那兩人的底細,但他們之間的證據相片要你自己來拍。』這是剛給的條件。

 

那道通往地下室、裝飾了金色彩帶和粉紅燈泡的階梯底下響起嬉鬧聲和跟鞋皮鞋踩上樓的聲音,健連忙把掛在耳朵上的口罩戴好,一個閃身躲進旁邊窄巷。

 

穿著火辣的女人手挽身穿白色蛇紋西裝的男人出現在健眼前。那張濃妝豔抹的面孔即使化上不同於白天的清淡妝容健仍舊認得出來。畢竟那張臉老是出現在井之原身邊,是自己恨不得要忘卻的臉孔啊。健有些悵然地拿出懷裡的手機,悄悄地朝兩人的背影拍了張。

接下來的便利商店、拉麵店和小酒吧,健都跟進去了,偷偷地從各個角度拍了不少照片。最後,健駐足在一家愛情賓館前面─一個自己最不希望跟到的地方─看著兩人嘻嘻哈哈的身影消失在那黑漆漆的單向玻璃門口。

拇指滑過手機裡一張張令人失望的相片,健好幾次都恨不得衝上前質問那女人:『為什麼要做這種事情?!』然後狠狠賞她兩個巴掌,順便再給那男人幾拳。

 

明明輕易得到他的愛卻一點也不珍惜地將其踐踏了,真正想要他的心的人卻得不到。

很難控制的,健又想到剛了,一個同樣也在等著某人真心的男人;有錢有權有勢,長得又好看,根本不用他去追求,誰都會想主動靠近他的。

而這麼好的人竟然甘願等我。

所以若是有人─健腦海裡的是那個鬈髮女人─也正等著他的真心,而自己偏偏就是那個得到了卻棄之如敝屣的傢伙呢?

健靠著牆壁,盯著手裡逐漸暗下的手機屏幕出了神。

 

一開始在酒吧裡相遇時只單純感到幸運,畢竟能和這麼好看的人一夜情真是賺到了,結果發現對方竟然什麼都沒對自己做,那時候是怎麼想的?

失望?納悶?懷疑?覺得,我這樣子的人你居然也會不想要?

後來才發現他那古怪的情感潔癖底下所渴望的事物居然比自己以為的要多更多,說真的,有些嚇到了。但又覺得偶爾換個玩法挺新鮮的,因此也沒想過拒絕他那一連串霸道強勢卻又溫柔體貼的追求。再說,當時的自己還無法空出心裡的位置給他。

 

原本該只是玩玩的心態,誰知道會就此這樣越陷越深,無知覺中已到了無可自拔的地步。

 

先不管心裡有沒有其他人,至少,健知道自己是不討厭剛的。

因為要是真的討厭,推開就行了,就像在好幾個夜晚拒絕了自己沒興趣的對象。

討厭的話,是不會讓他這樣纏著自己、不會讓他觸碰更不會吻他的。

真討厭的話,看到他跟別的女人在一起,胸口是不應該感到痛的才對。更遑論這個痛,跟自己看到井之原和別人在一起的痛是完全不同程度、不同感覺的了。

 

健又看了眼手機裡的照片後將其放進口袋,拉起大衣拉鍊,低著頭往大街上招計程車去了。

 

喜歡也好、討厭也罷,自己再也無法將目光自森田剛身上移開了。畢竟,喜歡的反面不是討厭,而是漠不關心。不管怎麼樣,是時候好好表達自己的想法了。

但是,絕對不能不管井之原。

 
 

─07:30 p.m•咖啡廳《La planète rouge 》─

 
 

剛正盯著落地玻璃外熙來攘往的行人出神,手握攪拌匙、機械式地拌著面前的拿鐵咖啡。因為心情欠佳而有些失了禮數、導致銀匙碰撞瓷杯,鏗鏗噹噹地弄出了聲響,是坂本若在身邊肯定會開始叼唸的那種程度。坐在他面前的健則愣愣地瞪著桌上的調查報告,腦袋空白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報警了嗎?」

良久,健才吐出這麼一句話,將剛的注意力從對街一名和哥哥爭搶氣球的小女孩身上給喚回來。

嗯。

手有點酸,剛索性放下攪拌匙,又往杯子裡撕開第三包砂糖。

「恰好警方也追緝這兩人好陣子了,畢竟是有婚姻詐欺前科的慣犯嘛。」

剛輕描淡寫地說,拿起小匙又開始攪起咖啡來。

健不安地問:「那,井之原那邊...」

自己離開花店以前井之原還表現得跟平常沒有兩樣,應該還不知情吧。

「警察自然會跟他說明的。再不然,要是他夠聰明,發現連絡不上親愛的未婚妻時應該也有個底了。」剛把銀匙在杯緣濾乾淨後擱在一旁,拿起咖啡喝了一口。

好燙。

「可是,如果他知道自己被人給騙了,肯定會很難過的。」健的表情和話語裡滿是不捨。

「反正在事態變嚴重之前就先發制人了不是很好嗎?除心痛之外也沒什麼損失啊。」

剛吐吐舌頭後擱下咖啡,說這話的語氣讓健不悅地皺起眉。

「你怎麼會用這麼事不關己的語氣說出這種沒血沒淚的話呢?」

「不然你希望我怎麼說?」

剛挑高一邊的眉,內心對健這麼關心井之原的牴觸情緒已在臉上表露無遺。

「拯救情敵的下半輩子這點上,我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難道你還要我寫慰問卡嗎?」

「話不是這麼說啊!」健不滿地提高了音量。

剛滿眼睥睨地迎上健忿忿不平的目光,別過頭即刻換了話題。

「話說回來,我的事情,你考慮得怎麼樣了?」

沒料到剛會提起這件事,毫無心理準備的健霎時失了氣焰,慌得別過頭只想迴避剛尖銳的視線。

「這、這個...我...最近有點...」

看到健支支吾吾的反應,剛無力地嘆口氣。

「手。」單字說出口的同時,剛朝健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健只是呆然地看著,並不明白對方想做什麼。

「給我手。」

剛補充說明,並往健勾勾手指。待健的手覆上之後剛便反手將他握住。

「明明接過很多次吻了,卻都沒牽過你的手呢...」剛自言自語著,把健的手翻來覆去地看。黝黑的手指骨節分明,指腹上長有薄薄的繭,有些粗糙,正輕輕摩娑健柔細的手背。輕撫一陣之後,剛把左手也疊上了健的手,呈現雙手把健的右手給包在其中的狀態。剛的體溫慢慢透過包覆滲入健的肌膚,那溫和的觸覺紮實得讓健心口發燙。

 

呵,皮膚真細啊...剛的笑聲有些無奈,帶著健的手來到唇邊,輕輕讓嘴唇娑過健的指尖。

「健,選擇我吧。」

凝重的語氣、緊蹙的眉心、痛苦的表情,剛啞著嗓音哀求道。雖然指尖一股酥麻、心臟一陣疼痛,但健並沒有抽回手。

 

剛他,一次又一次的、不厭其煩地對不值得被愛的我說,他想待在這樣我的身邊,我的全部他都接收,他想擁有這樣的我。

他要我選擇他。

一切就好像,好多年前的那一夜,就一直一直在等有人這麼跟自己說似的。

可是...

嚥了口口水,健低聲對剛說出一直以來令自己所顧忌的事。

「跟我在一起會讓你也失去一切的─...」健哭喪著臉說,「男人跟男人,是不會被接受的...身為大集團繼承人的你,還是選擇女孩子比較好。」

「傻子,你不需要為我擔心的。」剛的嘴唇貼在健的指節上,話語之間的吐息暖暖地滲進指縫。

「我的實力,足夠讓那些閒雜人等閉嘴的,我有自信能讓森田集團強大到就算不是世襲制的繼承方式也能延續下去。」

剛臉上的笑看來既自信又狂傲;尤其那雙深邃如潭的眸子,讓人一不小心就陷入其中。健彷彿又看到一條金色絲線了,恍恍惚惚地纏到自己和剛的手上。

「我會讓你幸福的。」

 

就像是自己非常討厭的老套愛情劇那樣,我和這人發生了這麼多事,我都裝作不在意、不去伸手。難道,真得要等到失去了才後悔莫及嗎?

只要說出口,我就可以得到這麼好的人了?只屬於我的─...

看著剛,健緩緩地張開嘴:「我...」

話讓清脆悅耳的手機鈴聲給打斷了,兩人目光同時朝健放在桌面上的手機螢幕看去。健在看了來電連絡人名稱之後急得要收回被剛握住的右手去解屏,怎知剛卻使了蠻力不讓他輕易抽身。

健低聲喊道:「放手...」

「我拒絕。」剛冷冷地說。

「放開我,剛,求你了。」健苦苦哀求道,「我得接這電話的!」

「不要接。」剛的語氣強硬,一對深邃堅定的眸子底下滿是哀戚。

「對不起,我不能...他現在一定很需要我的...求求你...」健說,左手開始幫著右手推拒剛。

「不要去!」剛厲聲命令道,「我不准你去!」

「你憑什麼這樣命令我?」健急了,放聲大吼:「他是我重要的家人啊!」

這一吼驚動了店內,客人困惑的視線皆往他們的方向投射而去,有幾組膽大的甚至議論紛紛了起來。健睜著悵然若失的雙眼看面前剛那一瞬間凝起的悲傷表情。

剛咬緊牙、眼睜睜看著健甩開自己的手。一掙脫束縛健立刻拿起手機拎起外套起身,離去前不忘將一張千元紙鈔放在桌上。

「對不起,剛,對不起、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健一面道歉一面後退,在退了大概三步的距離之後轉身往咖啡廳外面疾行而去。

 
 

看著健消失在街上的身影,剛鬱悶一拳捶向桌面的巨響嚇到了咖啡廳大半數的客人,杯瓷盤也因為震動而響起不小的清脆碰撞聲。剛惡狠狠地將那些旁觀者全都瞪了一遍,接著頹喪地將臉埋進手心,以近乎崩潰的語氣低聲自語。

 

「既然還知道要道歉...就不要走啊...」


©光•少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