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條在陰影游泳的鹹魚
Cause haters gonna hate.
健命剛健勝六愛 ※ 隨寫隨畫塗塗鴉
評論點讚很感謝 ※ 所有圖文禁轉載
話不投機半句多 ※ 道不同不相爲謀

珍惜這一期一會

《浮世艷姿櫻》水中月:第四章

  • 古風/花街/79組/GK/KK/JF陸續上場。

  • 背景取江戶吉原私設如山

  • 這裡79組無牆CP潔癖者無法接受花街設定的高尚情操者請止步

  • 自娛自爽。所以明明就不喜歡吃紅蘿蔔的話就不要自己塞了一嘴還跑來嫌說為什麼菜裡面有紅蘿蔔。

  • 強迫症喜歡日更洗版跟手動歸檔

  • 正經的劇情多半比不過傻白甜,然而我兩個都喜歡。

******

水中月:第四章


在樹林中悄無聲息、快速往城堡方向移動的黑影在跳出林子以前謹慎觀察好周遭情況,屏足了氣輕快踏著城牆石塊夾縫往上,俐落的一套曲腿扭腰動作便翻身進了戒備森嚴的城廓。

穩妥落地,森田站起來往內院的方向走,吁了口氣後扯掉蒙臉的黑布。正用手指梳整一頭因為疾行而凌亂的黑長髮時看見自己主子從東山大名的房裡出來,趕緊加快腳步迎上前去。

 

注意到有人走近,光一抬起頭。

「剛,你這陣子晚上都去哪了?」光一的聲音飄渺不定,聽起來十分疲累。

森田舔舔因為疾走而被風吹得乾澀的嘴唇回答:「去監視井硝子。」

這並不是個謊話。

「雖然玻璃工藝店已經收掉了,但他們尚未完全撤離,可能還在等與其他的青鬼眾會合吧。」

「好,在進一步問清楚之前,別讓他們跑了。」

「屬下明白。」

光一點點頭,突然好奇地湊過去往森田的頸項吸了口。

「你身上好香呢,還有栗子的味道。」幽幽地這麼說了。

「現在正值桂花滿開、秋栗美味的時期,京城大街上到處都是這味兒的。」

接著森田反問光一:「殿下您今晚的工作結束了嗎?」

 

森田指的是日前光一幫他表親擬定的北伐行動。根據前線回傳的情報,成效似乎很不錯,因此東山紀之這陣子成天拉著他這個小表親參加戰略會議,忙得不可開交。

 

「還可以。」光一揉揉眼睛道,因著連日來埋首於工作而顯得憔悴的眼下微微泛青。

森田問:「您還是沒問東山大人嗎?關於當年奈良城事件,說不定東山府知道些什麼。」

「我想過,可是開不了口。若東山府不跟我同一陣線的話該怎麼辦?他們會向蘆屋那些人報告嗎,會加害父親嗎?會把我滅口嗎?假設今日足夠幸運,東山並未參與其中,那他們願意幫助我嗎?畢竟這可能影響到關東和關西當前的局勢,更別說我們都還不曉得到底是哪一方在騙人,我啊......現在真的不知道該相信誰才好了。」

一連串說完後光一歇口氣,將莫可奈何的眼神投向森田。

「我恨不得可以立刻奔回關西調查那些人,找父親把一切真相都問個清楚!因為如果一切都是真的,我怎樣也不願意讓父親繼續被那些小人環繞。仔細想想,說不定就連父親現在重病都是他們設計好的。可是我又很害怕⋯⋯」

說到這裡,光一垂下頭,揉揉酸澀的眼睛。

「因為,如果一切都是真的⋯⋯我想,我再也沒有臉見剛了。」

 

那天在竹林裡,讓國分的那句話粉碎了長久以來信念與顛覆所有認知的當下,光一真恨不得一切都是一場惡夢。

 

『父親才不是那種人!』

光一大叫、激動地站了起來,這不冷靜的反應立刻讓國分警戒地將手伸進兜裡─森田心想對方果真不可能乖乖全部繳械,肯定還藏有類似苦無*的暗器,因此也握緊了荒神做好隨時抽刀的準備。

『父親才不會做那種沒血沒淚的事情,他─……』

『如果不是這樣,你們堂本家為什麼要安排長瀨智也在璽玔閣中?為的就是不讓你以外的人來把他帶走,不是嗎?』國分沒好氣地反駁。

『長瀨作為臥底,從中作梗擋下了多少達官貴人的請求,你以為我沒調查過?』

光一瞪大眼:『你為什麼連這個都─……』

『哼!都做到這程度還敢說沒有居心不良,真是好意思。』國分哼了一氣道。

『你們青鬼不也是?那些上璽玔閣買自己主子的傢伙又是什麼心態?』森田看不過,出聲幫主子撐腰。

『真正的奈良家臣才不會做買少爺這種無恥之事。』

像是被戳到心理痛楚,國分一臉難受卻冷冷地反擊回去。

『你抓到的那些人若不是真正的青鬼,就是蘆屋城奸細指使的!那群想以青鬼名義滋事的法外之徒,他們的目的就是抹黑我們,混淆視聽,讓人誤會青鬼是惡的那一方。』

『這種事情─不可能!』

一想到那些傷害朧月的男人可能和自己有關,光一慌張無措地瞪了國分和井之原後轉頭看著以冷峻的目光掃視自己的岡田,踉蹌地後退、揮著的手打掉了森田伸過去試圖攙他的臂膀,然後顫抖著拼命搖頭。

『不是我!我才不會這樣!我不是因為這樣接近剛的,我才不─』

『冷靜下來!堂本光一』森田趕緊抓住光一的肩膀喊他:『振作點!』

被森田這樣使勁穩住身子後心也像是被定住了一樣,光一大口喘息,閉起眼慢慢靜了下來,他疲累地往森田的懷裡靠了靠,總是意氣風發的少將此刻看起來活像是一隻徬徨的瘦小動物。

『你們都冷靜點,太一,不是告訴你別欺負這些孩子了嗎?』五人之中最為鎮定的井之原往前踏了一步,站到針鋒相對的圓圈中間。無視國分那句『這些跟剛少爺受的苦比起來又算什麼了』的自言自語,井之原看向讓森田護著的光一。

『可能,你父親是這樣子的人,但也有可能他跟你一樣,只是被奸臣利用了而已。我知道太一說的這一切對你來說非常震撼也很難接受。但是蘆屋城裡有心懷不軌的人這點,還希望你能相信我們。』

聽到這,光一突然睜開眼睛:『那,若你們說的是真的,我父親他不就有危險…...』好不容易說了幾句話之後又語塞,被森田扯著袖子拉到身後。

在旁邊靜靜看著的岡田突然問國分:『話說回來,既然你說自己是奈良城的家臣,那你為什麼不回來救堂本剛呢?就這樣放他過上十幾年的青樓生活─』

沒有等岡田說完話,國分突然迸出一連串令人毛骨悚然的崩潰笑聲;末了他閉上嘴,瞪著岡田慢慢走近,直到和岡田之間只有三步的距離停下。

『你以為我願意?你以為我沒試過?你以為蘆屋城沒派人追殺我嗎?還有,當你發現最安全的地方竟然是吉原這種鬼地方時,你知道我當時有多糾結嗎?』

國分滿臉盡是不敢相信對方竟說出這種蠢話的表情;岡田則擰起那對好看的劍眉,沒有額外情緒地盯著國分。

『當時年紀尚幼,冒生命危險從蘆屋手裡搶出剛少爺後我連自保都有困難,這樣下去,我們兩個都會沒命的。情況緊急,我......是不得已丟下他的啊!』

像是要把積壓在心底多年、折磨自己多年的情緒全部釋放,國分臉上的表情既痛苦又無奈。

『我只期待有好心人能收留少爺,當長工或雜役都好,求神讓奈良城剩下的唯一命脈能好好的活下去。然而神明大人像是嫌棄奈良城主還不夠慘似的......竟讓少爺給陰間茶屋收留了。』

國分重重地吐氣,仰頭看著頂上枝葉間浩瀚的星海。顫抖的嘴唇,失焦的雙眼,說出口的話語也不曉得是在對少年們說的,抑或是在責怪這該死的命運。

『誰敢跟吉原作對?誰敢惹璽玔閣的長野博?在外頭眼睜睜看著自己主人受困火坑卻無法伸出援手的無助,你了解嗎?每天都得面對自己的無能跟懦弱的那種絕望感,你有過嗎?更諷刺的,多虧被蘆屋緝拿,害得我連進入吉原都做不到,只能透過井之原向我轉達少爺的情況,哪還能救什麼人?而我,就只有在每年三日祭喬裝成行商人的模樣混入人群,把握機會看一下我的小主人......這種寂寞與無奈,你們懂嗎?』

岡田低下頭,揪著腳邊的草沒有回話;光一眉頭深鎖地看著國分,心裡有什麼正在征戰,大幅動搖著;森田則是冷冷地看著井之原,一臉若有所思。

 

想起岡田,枚方城的少將在經過這讓人震驚的一晚後,表示在一切清楚明白之前恕他無法待在東山府,搬回將軍發配給枚方住宿的城府去了。

 

也好,森田想,這樣行事謹慎真的非常有岡田少將的風格,然後給吹過長廊的一陣冷風激得從泉湧般的思緒裡驚醒。

「殿下,現已入秋。外邊涼,我們進屋吧。」他提醒光一,扶著光一肩膀就要把人帶進內室。光一踩住了腳,抬頭看頂上那片漸趨昏暗的天空。

「剛,這命運到底是天意還是人為操弄,我都快搞不懂了。」

看著又即將陷入糾結的光一,森田開口:「殿下,一切照舊便好。」

「照舊?」光一愣了會兒。

「因為今天不管青鬼說的這事是真是假,您對堂本剛的感情都不會變吧?」

光一一臉吃驚地看著森田:「你知道了?」

「您的態度非常明顯,殿下。」

森田簡單回道,並開始將自己的想法分析給光一聽。

「您現在對於蘆屋家臣的信心已動搖、無法抱持相同的態度看待他們了,這樣子的轉變太可疑,肯定會被察覺的。畢竟他們若能夠隱瞞眾人、操縱大名和您如此之久,應不是省油的燈,所以現在回去的話是以寡敵眾,不見得有利。」

「那你覺得該怎麼做?」光一眨眨眼,眼神從原先的徬徨逐漸沉靜下來。

森田謹慎道:「屬下覺得,若我們的敵人相同,不如借助青鬼的力量。」

「慢著。」光一挑挑眉,放下了因為思考而無意識放上嘴唇的手指。

「我們也沒有百分之百相信國分太一的話吧?就這樣冒然帶著青鬼回去,若是有什麼閃失豈不是引狼入室?」

「倒是。」

森田想了想,說:「不過為了以防萬一,若真像國分說的青鬼裡混入了蘆屋的內奸,他們很有可能也會向關西那些人通報您的情況。屬下認為,您就繼續在京裡協助東山府,也照常去找朧月,讓他們覺得我們什麼都不知情。畢竟現在您還能待在朧月身邊,也只有您能保護他。」

光一瞇起眼睛做思考狀。被越來越強的晚風吹得身子開始發冷,森田加重放在光一肩上的力道把人推進室內。

「我們就繼續進行青鬼的搜查,但是這回查的是〝偽裝成青鬼的蘆屋叛軍〞。」森田說。

「那蘆屋呢?要是真有內奸,不能就這樣丟著拖延日子吧。」

光一回頭問森田:「如果我走不了的話,難道你要替我回關西嗎?」

 

森田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向光一坦白自己和健的關係,他想現在不是時候。若是不講的話,健要有多委屈呢?可一旦說出來光一肯定會有所顧慮,這樣對於哪一邊都會造成反效果。

重要的事物,還是靠自己守護吧。森田做個深呼吸,看進光一的眼睛,頷首微笑。

 

「隨時聽候命令,殿下。」

 


******

苦無:是日本忍者經常使用的小型武具。

©鹹魚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