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條在陰影游泳的鹹魚
Cause haters gonna hate.
健命剛健勝六愛 ※ 隨寫隨畫塗塗鴉
評論點讚很感謝 ※ 所有圖文禁轉載
話不投機半句多 ※ 道不同不相爲謀

珍惜這一期一會

《浮世艷姿櫻》水中月:第五章

  • 古風/花街/79組/GK/KK/JF陸續上場。

  • 背景取江戶吉原私設如山

  • 這裡79組無牆CP潔癖者無法接受花街設定的高尚情操者請止步

  • 自娛自爽。所以明明就不喜歡吃紅蘿蔔的話就不要自己塞了一嘴還跑來嫌說為什麼菜裡面有紅蘿蔔。

  • 強迫症喜歡日更洗版跟手動歸檔

  • 日月拍檔(?)真的這麼姊妹會嗎?


******

水中月:第五章


頭上早已插好六支打磨得溫潤的龜甲笄和珊瑚簪、柔順的絲緞黑髮也挽成漂亮的髮髻,臉上擦著上好的玫瑰水,簡單在嘴唇上用指腹輕沾些胭脂,即便已經幾乎為傍晚的遊行做好了準備,朧月卻還是一副慌慌張張的模樣,埋頭翻找衣匣裡的東西。好不容易找出壓在箱底的一條紫藤花腰帶,喜孜孜地和原先就拿在手上的藍色繡球花腰帶比了半天,末了困擾地嘟起嘴、歪歪頭,心裡怎麼樣也拿不定主意。


「大掃除嗎?搞得這麼亂,真不像你。」

出現在朧月獨室門口的望日斜倚著紙門,手裡正拿著一小包的金太郎糖直往嘴裡放。

「你又在吃糖果了,這樣會發胖的。」

朧月嘴上雖然這樣講,自己卻沒拒絕望日走近時順手放到他嘴裡的一顆硬糖。

「每天做這麼多劇烈運動才不會胖呢。而且也不能怪我哦,誰叫那些男人老愛往我嘴裡射,那味道可真是噁心得不得了。」望日沒好氣地吐吐舌說。

「啊~那個味兒的確不怎麼好。」朧月感同身受地皺皺鼻子。

望日舔著揀糖吃的手指,看看朧月身上那件光鮮亮麗的和服以及散放在梳妝台上的精美首飾,臉上即刻漾起了玩味十足的表情。

「嘿,今晚的花魁道中,你要去見光一對不對?」望日竊竊笑著,彷彿等待這個可以揶揄朧月的時刻很久似的。

「你這傢伙,偷聽茂爺跟我說話啊?」

像是要掩飾自己心跳漏拍的瞬間,朧月紅著耳垂、倏地伸手捏住望日的鼻頭質問他。


今天是自己當上花魁以來第一次被光一指名。基本上會安排男花魁遊行的陰間茶屋不過就是想提供特別服務、給眾道*過過買下花魁的癮,因此才會學著吉原那些游女的樣進行排場規模都稍微小了些的男花魁道中。然而做為營業手段,璽玔閣倒是將花魁道中辦得有聲有色。另外,只要客人喜歡,想在璽玔閣裡的宴會廳或者在外頭的揚屋見面都可以。由於多半的客人在男孩們還是新造的時候就經常上門,所以男花魁也不用像女性花魁那樣得進行三次會見後才能和客人同床。**


「很疼啦!誰都看得出來好不好,你這不是把壓箱寶拿出來了嗎?御夜先生也是這樣子的喔,如果不是接見特別的客人,哪需要穿上最漂亮的衣服呢?」

望日扭扭頭掙脫了朧月欺負自己的手,下巴往朧月散滿地的衣飾比了比,接著又把發現有趣事物而閃亮的眼神轉回朧月身上。

「吶,你喜歡光一?」

毫無預警地就給望日拆穿心思讓朧月一時氣沒順好、乾咳了聲,他趕緊裝作因為外頭天冷而咳嗽的模樣,拿起條寬腰帶遮住下半張臉、試圖掩飾頰上不自然的紅暈。

「說什麼喜歡......畢竟他買了我的初夜,第一次的對象總是比起其他客人要特別些嘛。」

「這說法沒什麼說服力啊,難道墨桐就對買下他初夜的那個八十歲老頭抱有特別情感嗎?」

對於朧月給出的解釋望日似乎不太能服氣。他嘟起嘴,拎起了朧月腳邊一條金盞花圖樣的蔥綠色腰帶放在眼前看著,然後將腰帶一把塞朧月手裡。

「就這條吧。」

朧月突然想起前些日子望日房裡的黑影,心想既然現在恰好談到這樣的話題,乾脆趁著機會打聽一下那天到底是自己的幻覺,抑或是望日真的在做遊走禁忌邊緣的事情。

「望日你呢?」

果然問出口還是需要些勇氣,朧月有些猶豫,卻在看到望日納悶的表情後還是決定豁出去了。

「你有沒有在意的客人?」

「我嗎?沒有喔。」望日用指尖捲起自己的髮尾繞著玩,不假思索地這麼回了。

「當然撇除一些性癖怪異的,大部分都還是很好的人啦。但要說會期待哪一個再次光臨嘛......嗯......沒有呢。」

「那你有沒有喜歡的人?」朧月追問。

令他意外的,望日沒有想像中那樣亂了陣腳的反應。望日不慌也不急,微笑著迎上朧月那略為憂心的視線。

望日歪著頭反問:「如果我有的話,朧月會忌妒嗎?」

朧月一征:「我為什麼要忌妒?」

「因為這樣一來,我就必須把以前只屬於朧月的喜歡,分出好多好─多給我喜歡的人了啊。」

望日說著伸出雙手往外畫了好大的一個半圓,嘴上回答是如此天真、表情是這麼的理所當然,朧月看了這樣天真無邪的模樣,忍不住噗哧一聲笑出來。

「噗─……你幾歲啊!傻望日,你知道我說的喜歡是不一樣的吧?」

「都是對重要的人的喜歡,有什麼不一樣嗎?」

望日不知道這有什麼好笑的,他覺得自己很認真啊。

「說嘛,朧月會忌妒嗎?如果我有了比起你還更重要的人。」望日扯住笑得拼命抖動肩膀的朧月的袖子追問。

「啊啊,要真有這人的話,我可希望能把你丟給那傢伙照顧去了。」朧月笑著搖搖頭,然後不動聲色地補一句:「雖然我很想這麼說啦。」

望日頓了頓:「......那麼,若哪天我真對某人動了情,朧月你會怎麼做呢?」


看著望日那再認真不過的表情,朧月覺得身體自那晚起就很脆弱的某處好像破了個洞似的,各種複雜的情感都從那個洞裡流了出來,匯聚心口、充滿腦袋,也像是被人壓著頭浸到水裡,就快要喘不過氣來了。做幾個吸吐氣,朧月讓自己冷靜些許。


「窯子忌動真情這紀律,你是知道的吧?」輕描淡寫地這麼說了。

 「也就是說,你會阻止我?」望日歪歪頭問,眼裡頓時沒了情緒。

 「這個......」

朧月知道對光一動心的自己沒資格說什麼。


望日能得到幸福的話,朧月當然會為他高興。只不過,畢竟光一是名正言順地花了錢進來的,只要不高調、不大肆張揚,大夥兒便會睜隻眼閉隻眼;而望日的對象─朧月想八成就是那個在晚上去通鋪找望日的傢伙,是偷偷潛進樓來的。


所以,如果望日與人私通的行為繼續下去,他是會因此而惹麻煩上身的。


「望日,現在想想你剛才那個關於忌妒的問題,我......」

不允許任何會傷害望日的事情發生。


我得保護他。


「應該是會很討厭對方的吧。」


******

**這些都是私設。陰間有紅牌但是沒有花魁制度,所以當然沒有花魁遊行。

*眾道:是日本男同性戀關係或武士關係的一部份。“ 眾道”一詞是“若眾道”(わかしゅどう)的縮寫,別名“若道”(じゃくどう、にゃくどう)或“若色”(じゃくしょく)。


©鹹魚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