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條在陰影游泳的鹹魚
Cause haters gonna hate.
健命剛健勝六愛 ※ 隨寫隨畫塗塗鴉
評論點讚很感謝 ※ 所有圖文禁轉載
話不投機半句多 ※ 道不同不相爲謀

珍惜這一期一會

【試閱】If Possible

※這是《就連現在,我也很想你。》裡頭會附上的未公開番外試閱,不過就故事時間線來說應該算是前篇

※森田剛視角,全篇4k字↑的小清水※

※真是非常清淡※

******

1.

「森田!」

和系上同學聊昨晚的球賽聊得正得歡快,肩膀突然被人重重拍了下。這舉動粗魯唐突得令人肩胛發疼,我不太開心地抬起頭,只見佐藤用拇指比比走廊外,臉上盡是等著看好戲的怪笑。

我皺皺眉:「那什麼表情啊,真噁心。」

「呼呼,森田,那個、那個。」

「哪個?」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我在水泥柱子旁邊發現了那熟悉又陌生的身影。

坐在桌子另一邊的山田好奇地跟著探身看了眼,「哦~娃娃臉學弟又來偷看你了。他跟蹤你嗎?真不愧是男女通吃的紅牌前鋒。」看清來者何人後如此開玩笑道。

我警告他:「別亂說話。」

佐藤露出賊兮兮的壞笑:「搞不好是來報復你剛才中午把炒麵麵包都買走的事情喔!」

我回佐藤一個皮笑肉不笑的表情和一個白眼,丟下叫囂起鬨著的同學們,我出了教室、直往走廊上他藏身的柱子走去。他這次似乎沒料到我會出來,心急想躲卻又無處可逃的緊張模樣像極了受到驚嚇的小兔子。

看了讓人好想一把抓進懷裡不讓他逃走。

好吧,我知道身為一個前輩、一個男性,對自己的後輩、另一個男性有這種念頭很詭異,但就是不知道為什麼,自初次在球場邊看到他的瞬間就是有這種感覺—他有一種氣質深深吸引著我。

但沒必要跟別人解釋這麼多,他的特別只需要我知道就行了。

我率先開口,問了一個事後想想頗愚蠢的問題:「你在這裡做什麼?」

「我在商院有課,剛好路過……」他的目光直盯著腳上那雙海軍藍帆布鞋鞋尖,紅著臉,支支吾吾地回答我。

我知道他今天沒有商學院的課,雖然不清楚他為何要特地繞道來我們教室,但他這個臨時編出的小謊仍可愛得讓我忍不住微笑;不過,我怕心思細膩的他誤會我取笑他,所以我連忙握起拳頭,遮在嘴巴前乾咳了聲。

「呵,路過啊。」

「森田學長,那個……」

他的話正說到一半,「森田!別把人家嚇哭囉!」從教室那頭殺風景地傳來山田嘻鬧的叫喊,我扭頭狠狠瞪了那傢伙一眼,山田這才吐吐舌頭閉上嘴巴。

回過頭來,看到他臉頰上的那抹紅又更明顯了。

「不好意思還麻煩學長出來,我、我真的是路過。沒事啦,我走了……」

「嘿!三宅,等一下空堂吧?」我趕緊出聲喊他,就怕一個遲疑,而像上禮拜那樣錯失機會。

「可以的話,要不要一起喝個什麼?」

原正轉身想走的他聽見後,臉上立刻浮現喜出望外的神色,開開心心地對我報以一個堪比灑落中庭的金色陽光還要絢爛奪目的笑容。

 

那個收了我一萬塊香油錢的神明大人啊,請祢告訴我到底該怎麼做,才能將這張笑臉永遠留在身邊?跟著他走在通往附近咖啡廳的路上,我不禁在心裡如此向神祈禱著。

 

【其餘未公開部份收錄在本裡】

©鹹魚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