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命剛健勝六愛
團內主食愛官配
隨寫隨畫塗塗鴉
精分怪又愛日更
評論點讚很感謝

所有圖文禁轉載

不期不待沒傷害
不管你愛與不愛
都是個人的自由

這裡是松瀨家的少爺,我叫小光。

¡Swing!-13-(Last Shot)

「你有空也要常下來這裡看看我們啊~。」

和松岡及長瀨乾杯後,坂本一臉欣慰地喝著冰啤酒說。

喝著手裡的碳酸飲料,「當然會啦。」剛笑得靦腆地答應。

「不過,這個理由也真夠任性的。」山口小心翼翼地往杯裡注入了水藍色的酒精飲料以後,將有著藍、橘、黃漸層的雞尾酒杯推到岡田面前,「”因為喜歡所以想要”,真不愧是旅館大亨的少爺。」

長瀨哭笑不得地幫腔:「而且三宅家女僕們給的建議也太奇怪了吧?“喜歡一個人就必須向他展現自己笨拙的一面,再適時的表現出性感”什麼的...哪來的少女漫畫、午間連續劇啊!」

「三宅少爺的想法倒也蠻直接的吧?」國分說著,端來了一盤下酒菜,「畢竟從小接受菁英教育的他沒什麼機會外出...

¡Swing!-12-

站在Raymond飯店的大廳,剛只覺得莫名其妙。

一路上,問了不下五次的「我們幹嘛回飯店?」健也不給他回應,只說了要他在大廳等他,他很快就回來。

正盯著接待櫃檯旁的觀葉植物出神,肩膀就被人給拍了一記。

「井之原?真難得你今天會來上班啊。」

原本以為是健沒想到回頭卻發現是自己那位小眼睛老闆,剛頓時放鬆下來,忍不住揶揄他。

沒有回應剛的玩笑話,井之原表情嚴肅地說:「剛...你都做了什麼啊?」

欸?剛更是一頭霧水了。

「總經理要見你。」


------------------


站在一張紅檜木半圓桌前,井之原正侷促不安地玩弄自己的手指。剛將雙手背在身後,用困惑的眼神環視著偌大的...

¡Swing!-11-

「你最近吃錯藥啦?」手肘靠在音箱上,岡田皺起眉頭看著舞台邊做什麼動作都很大的剛。

「跟平常一樣吧!」

沒有正眼看岡田,剛把手裡擦好的托盤隨手往櫥櫃裡扔。

櫃子裡器具碰撞發出不小的聲音。看著很明顯就是心情不好、活像是吃了炸藥的剛,為了不踩到雷,岡田決定噤聲不再多說話。


那個騙子、王八蛋,何止隔天早上就不見人影,接下來到今天為止的三個月都沒看到人了。

既然要做得這麼絕,那一開始留錢下來倒還比較容易讓人釋懷些。

真是把人當笨蛋在耍。然後自己也真的是蠢到被人當成笨蛋在耍就是了。剛憤恨地在心裡咒罵著。


剛搬著整理好的一大箱玻璃酒瓶往後門走去,用腳踹開了鐵門,將裝滿空瓶的箱子放在...

¡Swing!-10-

隱約感覺有個柔軟的溫度蹭上自己眉心,剛慢慢睜開眼就看到一團黑髮遮蔽了視線。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就聽見一個奶糖般的嗓音充滿朝氣地說著:「起床了哦~」

暗自鬆了一口氣彷彿已成習慣似的,剛沒有多想地就伸出手將健抱進懷裡,用才醒來的慵懶聲音說:「早安。」

健扭著身體鑽出他的臂彎,「起床了啦,你每天都叫不醒。」在剛還來不及感到失落時抓住剛的雙手。

「今天又想幹什麼了啊?」剛咕噥著,卻仍毫無抵抗地任健將自己從床上拉起來。

我的錶出了點問題,想去店裡問問是怎麼回事。健說著,擅自唰地一聲拉開了窗簾,耀眼陽光瞬間充滿房間讓剛不由得瞇起眼睛碎念了一聲。


健賴在剛的家已經三天了。這點倒是剛始料未及的。...

¡Swing!-9-

時間約中午,正值日正當中。但因為才剛進入夏天,所以氣溫還沒有很高。天空晴朗、陽光普照,是很適合出遊的週末假日 。


只聽見撞倒東西的巨大聲響夾雜了一聲慘叫打破這份早晨的寧靜,接著是一陣急促的奔跑聲,最後是門板用力撞上牆的聲音。


正邊看雜誌邊吃早午餐的健抬起頭,看著以非常誇張的大動作衝出臥室的剛。

「你這麼大聲幹嘛?」咬著吐司,健一臉莫名其妙。

「我、你…」剛瞪大眼睛,喘著氣站在房門口。方才猛地跳下床時撞到的膝蓋還隱隱作疼。

「你…為什麼…」

「因為我肚子餓了啊。」健用一種抱歉的眼神看著剛說:「對不起呢,擅自吃你的吐司麵包。不過你家還真是什麼都沒有耶。」

「不,...

¡Swing!-8-

顧不得國分『這樣搞才不是螺絲起子,變伏特加口味的柳橙汁了!』的抗議,剛將那杯特製的螺絲起子帶到健面前。

「好慢喔。」健又抱怨了。

「因為今天是周末,店裡很忙啊。」

放下手裡飲料後,剛反常地沒有馬上離開。注意到這點的健,咬著吸管抬起眼看他。

「幹嘛?」挑挑眉,「你改變心意,要陪我喝了?」

「只是站一下而已,省得你等一下又把我使來換去的。」

觀察對方喝了特製螺絲起子的反應。

健沒什麼反應。

「要現在先加點嗎?」

「那…就再一杯囉。欸…」突然揮手想趕開剛,「如果沒有要陪我喝,就不要站在這裡啦。」

難得健會覺得視線裡的剛礙眼。也有可能是剛臉上掛著的得意微笑太討人厭的緣故。...


¡Swing!-7-

「我有事想和你們商量…」坐在舞台邊,剛語重心長地看著同事們。

「幹嘛啊,一臉嚴肅樣。」技術人員─坂本昌行─擱下手中的音源線,來到剛身旁坐下。

關掉小型探照燈,岡田也一臉擔憂的來到舞台邊。

「是很嚴重的事嗎?」

「要說嚴重也不是很嚴重…我有在意的人,」頓了頓,剛認真地看著兩人,「是男的。」

「所以咧?」

原本以為三人會陷入一種尷尬的沉默,怎知道坂本跟岡田居然是這種一派輕鬆的反應。就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夠讓事前做了一堆無謂擔心的剛尷尬的了。

「呃,對方是男的,這樣沒問題吧?」

岡田和坂本互看一眼。

「沒問題啊。」

「嗯,我也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喔。」

「時代真的在變啊…」難道自己...

¡Swing!-6-

我到底在幹嘛啊。


剛愣愣地坐在高腳椅上,瞪著眼前空了的雞尾酒杯裡面的藍綠色小紙傘。

嘴巴上說著這裏不是牛郎店、我們不是這種店的拒絕陪對方喝酒,可是卻把喝得爛醉的對方帶回家?

明明覺得超麻煩,然後被不告而別的時候卻又莫名的覺得煩躁。

到底在搞什麼?

啊,果然是因為在換季嗎?花粉症讓人都不正常了。

「剛,六號的飲料已經好了。」

調酒師國分的聲音硬生生地闖進剛的耳朵,打破了他的思緒漫遊。

「馬上送去。」

將那幾杯飲料放上銀色托盤,單手托著穿過紛擾人群往沙發區走去。

才靠近沙發,那張快半個月沒見,卻仍讓剛倍感熟悉的燦爛笑容,如早晨太陽般地從紅底金花紋的椅背上方探出來。

「好慢...

¡Swing!-5-

後門停車場的一輛銀色四人座上,前座的兩個黑影重疊著。 

今天雖然沒有上次醉得誇張,但仍舊喝多了的健整張臉照樣紅到耳根,表情仍然迷濛的引人犯罪。

明明炫耀自己會用舌頭給櫻桃打結,現在剛得到的卻還是小學生一般停留在嘴唇上淺淺的吻。

在健離開自己後,「你明明就不會喝酒。」剛一手扶在副駕駛座的椅背上,另隻手抓住健的臉頰,「為什麼還要喝成這樣?」帶著質問的語氣。

雖然說自己已經受夠了老套,但剛想自己可能還是多少有點在意對方當時不告而別的事。感覺好像被占了便宜似的,讓剛很不爽。

「唔…因為工作的關係,」健被剛給抓得臉部五官都擠在一起,看起來莫名可笑,「要練酒量啦!」

「你這種不會喝的...

¡Swing!-4-

「喲呵!那邊那位黑髮帥哥。」


再一次見到健,是在脖子上那個痕跡快要消失的差不多的時候。


活力舞曲的熱鬧節奏中混入了這特殊又熟悉的聲音,一轉頭,人群中一個笑得很靦腆的笑容出現在自己視野內。

看到那張笑臉的瞬間,「…老套!」剛忍不住脫口而出。

「欸?」對方一頭霧水。手拿放滿調酒飲料的托盤,剛大步走向健所在的環狀沙發。

「想幹嘛?」

不劈頭就問“為什麼不告而別?”,因為已經不想再讓這種午間八點檔式的劇情參入自己的現實生活了。

「你問幹嘛…我是客人耶。」將頭靠在椅背上自己交疊的手上,健一臉不明所以地回答。

剛在心裡翻了個白眼,換上了營業用的語氣。

「需要什麼嗎?客人。」將托盤...

¡Swing!-3-

做夜店工作的,什麼樣的人沒看過?剛並不是沒見過世面的人。對於性取向什麼的並不是很在意,對於同性異性雙性戀也沒意見。



但,這是什麼情況?


背靠著枕頭,剛愣愣地接受對方略微急促但卻僅只是蜻蜓點水般的親吻,因為驚嚇而睜大的雙眼瞪著面前跨坐在自己身上,解著襯衫釦子的男人。雖然在床頭燈曖昧的鵝黃色光源充斥的臥房內,對方眼睛水汪汪,一臉醉濛濛的樣子看起來的確有點誘人。


不過,不應該是這樣的吧?


趁著嘴唇稍微分開的空檔,「喂…」抓住對方就要解開下面倒數第二顆釦子的手,剛做了一個深呼吸後說:「你等一下。」

「怎麼了?」嘟起嘴,不知怎麼地一副委屈樣。

「你是哪一家的?」

根據這人的...

¡Swing!-2-

將那塊橢圓形的銀色名牌別在鐵灰色長領帶上後掛進自己的置物櫃。制服整齊的摺疊好收進黑色後背包。


「今天辛苦了。」和同事們道別後,轉著手裡的車鑰匙,一如往常地往後門走去。

「剛,你忘了一件事。」做完每天休業後例行燈光保養的照明師岡田從一堆矗立著的燈架後面探出頭來,「小井要你送那個人回去的。」

「欸?」詫異的聲音出口後的下一秒馬上反應過來。


對了,那個娃娃臉醉鬼。在對方問自己幾點下班後,自己沒給出正面答案,對方居然大哭起來。眾目睽睽之下,為了不讓他在店裡面惹麻煩,聽了松岡和長瀨的建議後把他帶到私人包廂安置。


「饒了我吧,叫計程車送他回去不就好了?」剛一臉受不了的說:「不然叫警察...

¡Swing!-1-

「唷呵,那邊那位帥哥!」

一陣高昂尖銳的聲音穿過充斥了音樂和人聲的嘈雜室內,傳入耳裡。

不以為意地繼續擦手裡的玻璃杯。

「就是你喲,那個深髮色,吊高眉,臉上長了很多痣的帥哥。」

...是在說我嗎?

抬起頭,視線在人群中搜索,最後在靠牆的紅底金花紋半圓沙發一角,看見一張掛著燦爛微笑的臉衝自己笑。

「對對對!就是你,來一下!」對方朝他比了一個射擊的手勢後,揮手叫他過去。

皺皺眉頭,擱下手裡的工作,拿起銀色托盤夾在手臂下,將印著《森田》的名牌重新別正後走上前。

對方單手支著頭,看到他來笑得一臉愉悅。

「這位客人,需要什麼嗎?」對他扯出一個營業用的微笑。

對方半個身體掛在沙發椅背上...

©光•少爺 | Powered by LOFTER